有鬼啊之鬼缝唇

发布时间:2024-02-26 22:56:30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人有五识,眼、耳、鼻、舌、身,我们依靠着五识感受世界的多彩,以眼看色,以耳聆听,以鼻识味,以舌知味,以身触世界,若有任何一识有缺陷,就不能完美的感受我们的世界,甚至无法生存,但在这个世上,五识相缺不知是因为先天后天,有时候也会因为那神奇的力量而被掩盖。

嘘!今晚,孟子皿就给大家带来有鬼啊之鬼缝唇的故事,以你手中线,缝你面上唇,一针一忏悔,一线一慈心!

爱是什么?关心又是什么?叶子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已经要被溺死在他们口中的爱和关心里。无法呼吸,不能反抗,她就像提线的傀儡,在以爱为名的看不见的线中被操控。好像,好想封住她们的嘴巴,好想砍断他们的四肢,好想挖掉他们的双眼,好想,好想……

而这个念头一经出现,就似疯魔了一般开始疯狂的生长,封住她们的嘴巴,砍断他们的四肢,挖掉他们的双眼!!!! 心里的恶魔在叫嚣着,这一刻,叶子真的就像体现木偶一般,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她低着头,乌黑的长发就剁拉在耳边,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暗淡无光,修长的大腿诡异的弯曲着,一步一步,似机械一般打开抽屉,里面有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那是妈妈送给她防身的匕首,但此刻,在这把匕首上映出了一张惨白的脸,和一双散发着死气的眸子。

“叶子下来吃饭了!你在干嘛呢?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给妹妹做个榜样,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妈妈不让你跟那个男人在一块是为你好,你还未满十八岁!那个男人就是个混混,你啊!” 耳边是妈妈唠唠叨叨的声音,叶子打开房门,看着妈妈端着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在楼梯下对着她的房门大吼,那一刻,叶子的世界就只剩下愤怒!愤怒!愤怒!直到妈妈的尖叫声刺破她的耳膜,她才回过神来。

入目,是妈妈惊恐的面孔,和那一只被刺穿的手臂,鲜血溅在了叶子的脸上,在那张苍白的脸上勾勒出了魔鬼的笑容。 然后世界都变了,心里的魔鬼在滋长,她的世界只剩下一片黑暗,一片被爱溺死的黑暗,这一刻的叶子不是人,她麻木的推到了妈妈,在妈妈惊恐的目光中走向了厨房,再出现,她手中不再是一把匕首,而是一把闪着寒光的菜刀。

“砍了你的手,你在也抓不住我的衣角,砍了你的脚,你再也跟不上我的脚步,从此,你将远离我的世界,自由的光啊,我看到了你!”

“啊!你在干什么叶子!”听见妈妈惨叫而走出餐厅的外婆和妹妹目睹了眼前的一幕,外婆尖叫着冲到叶子的身旁将她推到,她颤巍巍的想要抱起妈妈的身体,可是啊,那鲜血或者残值到处都是,她年迈的身体根本拼不起来。

“你~你~你!”

“砍了你的手,你在也抓不住我的衣角,砍了你的脚,你再也跟不上我的脚步,从此,你将远离我的世界,自由的光啊,我看到了你!”叶子死灰的眸子从那满地的残肢满满移到了外婆的身上,外婆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恐惧,可是那张早已掉光牙齿的嘴还是想要指责她。是想要说她不孝吗?是又要唠叨妈妈一个人带大她多不容易吗?那又怎样?这样就可以来指手画脚她的世界吗? 心里的咆哮开出黑暗的花,在外婆浑浊惊恐的目光里,叶子如同黑夜中的恶魔高举着闪着寒光的菜刀,狠狠的落下。

“啊!”

“砍了你的手,你在也抓不住我的衣角,砍了你的脚,你再也跟不上我的脚步,从此,你将远离我的世界,自由的光啊,我看到了你!用我手中线,缝住你的嘴,你再也说不出爱的谏言,用我手中刀,挖出你的眼,你再也看不见我的摸样,自由的光啊,我看到了你!”

“嘭!嘭!李婶儿,叶子,在家吗?出什么事儿了?”妈妈、外婆和妹妹的尖叫穿过冰冷的墙壁和铁门传进了邻居的耳朵,他们拼命的拍着门,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子呆滞的目光终于松动了,她看着自己手中的针穿过妈妈的瞳孔,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终于解放,泪水轰然而落,她大声的哭泣着,哭泣着,目光落在身后呆滞的妹妹的身上,一把扑了过去,妹妹跌倒在血泊,在她的手中,满是浓稠血液的针和线刺着她的心脏,那一刻,她的世界静止了。

“嘭!”铁门被暴力的推开,一群大爷大妈闯了进来,入目就是妈妈和外婆残破的尸体以及坐在血泊中手拿着针线呆滞的妹妹,还有一旁满是鲜血恐惧无比的叶子。 邻居阿婶一把将叶子揽进了怀里,如同看恶魔一般的眼神看着妹妹,大声的尖叫着:“报警!报警!”

警察来了,妹妹被带走了,妈妈和外婆的尸体也被带走了,邻居们也都离开了,只剩下叶子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她的身上还沾满了鲜血,可是此刻的她,却如同魔鬼一般的笑了,大声的笑了,然后夺门而出!

“阿龙,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把她们都杀了,把阻拦我们在一起的人都杀了,哈哈~再也不会有人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染着黄色头发的阿龙和他的兄弟们呆呆的看着满身鲜血疯癫至极的叶子,瞳孔里带着恐惧与厌恶。

“你滚开!谁会跟你个杀人犯在一起,真恶心!”一把踢开抱着自己手臂的叶子,阿龙满脸的厌恶。

“阿龙~”

“兄弟,别啊!这么好的妞,你就算不玩,也能拿来赚钱啊!”

一句话定格了叶子的未来,叶子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妈妈的话成真了,她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洞里,接待一个又一个肮脏的男人,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阿龙。她的世界再一次进入黑暗,而这一次却是真正的黑暗。

“砍了你的手,你在也抓不住我的衣角,砍了你的脚,你再也跟不上我的脚步,从此,你将远离我的世界,自由的光啊,我看到了你!用我手中线,缝住你的嘴,你再也说不出爱的谏言,用我手中刀,挖出你的眼,你再也看不见我的摸样,自由的光啊,我看到了你!”

“你后悔了吗?我的孩子!”

“妈妈~”

“跟妈妈走吧!妈妈、外婆、还有妹妹,都是爱你的,我们在等你!”

“骗人!都死你们在骗我!我不后悔,这就是我要的未来!这就是……呜呜”

“你砍断了我们的四肢,你缝住了我们的嘴巴和眼睛,我们抓不住你,看不见你,可是,你还是回来了啊!我的孩子!”

“啊!”尖叫着扯着凌乱的长发,叶子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躲在小小的角落里,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一片阴影,在那里,两个身体扭曲、残缺的长发女子在诡异的爬行着,她们的脚和手被胡乱的缝在一起,有些甚至还装反了,所以她们的姿势异常的诡异,就像咒怨中的伽椰子,而在那乱糟糟的长发下,是两张青黑色的脸,一个皮肤光滑,一个满是沟壑,但相同的是,她们的嘴巴和眼睛都被缝合住了,在一张一闭的嘴巴里,因线拉扯流出腥臭的液体。

“不要!不要!呜呜~不要!我砍了你们的手,你们再也抓不住我的衣角,我砍了你们的脚,你们再也跟不上我的脚步,从此,你们将远离我的世界,我缝住了你们的嘴,你们再也说不出爱的谏言,我挖出了你们的眼,你们再也看不见我的摸样,走开!走开!”

“傻孩子,妈妈来接你了!”似乎没有听到叶子的尖叫和恐惧,那两个扭曲的女子一步步爬到了叶子的身边,她们抓着叶子的手,叶子手中是被鲜血染红的针和线,就如同傀儡娃娃一般,一点一点穿过叶子的唇,她再也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只是瞪大了双眼,似乎回到了小时候。

“妈妈,妈妈,您爱我吗?”

“傻孩子,妈妈当然爱你了,你要知道,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嘿嘿!我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妈妈的人,等我长大一定好好孝顺妈妈!”

“好!我的傻孩子啊!妈妈永远爱你!”

“妈妈……”

以你手中线,缝你面上唇,一针一忏悔,一线一慈心!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