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歌者——翻绳谣

发布时间:2024-04-25 00:26:12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文:孟子皿  图:来源网络

“翻翻翻花绳,绕上手指打好结。

拉住线,勾出形,翻的花样真逗人。

你翻一个大鸡爪,我翻面条一根根。

你翻一张大鱼网,我翻一个洗澡盆。

你翻飞机降落伞,我翻剪刀和花瓶。

翻呀翻,翻翻绳,塞塞我们的巧手儿。

呵呵~呵呵~”

“呼吸~呼吸~”从噩梦中惊醒,贾强大汗淋漓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身边,美丽的妻子已经进入了深沉的梦想,看了看闹钟,此刻正是午夜12点,贾强粗重的喘了几口气,起身向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哗啦啦!”冰凉的水浸透了贾强脸上的每一个细胞,深深的刺激这他的皮肤,让他从噩梦的惊恐中缓和了不少,但瞳孔伸出的恐惧依旧占据着贾强的大脑,这个噩梦他已经做了2年了,5年前他的双胞胎儿子出生,2年前,双胞胎开始会爬,会走路,会呀呀学语,会到处找玩具,到现在,他们已经会唱着童谣玩游戏,但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贾强的两个儿子莫名的就对翻花绳感兴趣,而且长到现在也只会唱那首《翻绳谣》,可是贾强就是不喜欢。因为这首童谣才是他噩梦的根源。

这两年来,贾强的梦中一直都飘荡着这首童谣,和两个看不清楚脸的孩子的身影,他们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奔跑、玩耍、唱着《翻绳谣》,可让贾强恐惧的是,他们的用来翻绳的绳子是一根根还滴着鲜血的肠子,在他们细嫩的指尖变换,他们,到底是谁?

“翻翻翻花绳,绕上手指打好结。拉住线,勾出形,翻的花样真逗人。你翻一个大鸡爪,我翻面条一根根……哈哈~”就在贾强对着镜子皱眉苦思时,他的耳边忽的传来了《翻绳谣》的歌词,那熟悉的稚嫩声音正是他那一对孩子的歌声,这么晚了,小家伙们怎么还不睡?脸色猛地一沉,贾强转身一把拉开了浴缸的垂帘,露出两个一抹一样的小人,他们蹲在浴缸里,手上缠着猩红的绳子。

浴帘被拉开,两个孩子没有丝毫的恐惧,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起身绕过贾强向门外跑了出去。贾强一愣,也转身追了过去。

寂静的夜,漆黑的走廊,贾强追在两个孩子的身后,第一次他觉得自家的长廊居然这么长,而更诡异的是,两个孩子的手上还缠着红绳,一边跑一边翻,跑姿诡异却异常的快!

“砰!”两个孩子猛地撞开了长廊尽头储存室的房门,消失在贾强的视线里,贾强停下脚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怎么不知道自己5岁的孩子跑的如此之快。

“吱~”轻轻的推开储藏室老旧的木门,贾强愣住了,门后是无尽的黑暗,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家的储藏室尽是如此的黑暗,他犹豫了。

“你翻一张大鱼网,我翻一个洗澡盆。你翻飞机降落伞,我翻剪刀和花瓶。

翻呀翻,翻翻绳,塞塞我们的巧手儿。呵呵~呵呵~”可是,储藏室伸出传来的童谣让他犹豫的脚步变得坚定了,再怎么黑暗,孩子还在里面,他不能丢下孩子不管。

轻轻 抬起脚,贾强跨了进去,可是这一脚他却像跨进了另一个空间。

昏黄的灯光,老掉牙的木质家具,满布的灰尘,在这间破旧的房间里轻轻的摇晃,紧接着,扑鼻而来的是一阵腥甜,让贾强忍不住想要深呼吸。

“翻翻翻花绳,绕上手指打好结。拉住线,勾出形,翻的花样真逗人。你翻一个大鸡爪,我翻面条一根根。你翻一张大鱼网,我翻一个洗澡盆。你翻飞机降落伞,我翻剪刀和花瓶。翻呀翻,翻翻绳,塞塞我们的巧手儿。呵呵~呵呵~”

寻着童谣的歌声,贾强绕过堆杂的杂物,入目的画面让他的脸上布满了惊恐,只见在那房间的最深处,有一个巨大的铁架子,在铁架子的上面吊着两个孩子,他们正绕着手上还滴着鲜血的肠子翻着花儿,诡异的童谣正是从他们的口中传出。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贾强的脸不停的变换着,从惊恐到迷茫,到不可置信,再到满脸的狠厉,最后停在一脸的狰狞与疯狂中,他低着头微微向左歪斜,嘴角的笑容扩大,双目里爆发出兴奋的光芒,向着两个孩子走了过去。两个正在翻花绳的孩子看见贾强的模样害怕的抱在一起,他们转身想要逃跑,却被贾强一手一个给抓了过来。

“嘿嘿~哈哈~”贾强疯狂的大笑着,他扯过掉落在地上的绳子,将两个孩子绑了起来掉在了铁架上。

“呜呜~呜呜~”两个孩子大声的哭喊着,疯狂的扭动着,他们明亮的眸子里满是恐惧。可是,他们越是恐惧,贾强却越是兴奋,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从一旁布满灰尘的桌子上拿起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对着孩子们的肚子狠狠的划了下去。

“啊~哇哇~”剪刀有些钝,但还是划破了孩子的肚子,粉嫩嫩的肠子从那开口处喷涌,带着鲜血,贾强微微一愣,转过身拖出两个脏兮兮的小小的洗澡盆放在孩子的身下,看着鲜血和内脏从孩子的肚子里涌出,溅了他一脸的鲜血。

伸手抹去了脸上的血迹,贾强轻轻的蹲下身子,翻着洗澡盆里的内脏,忽的就笑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两个透明的玻璃的瓶子,将那鲜嫩的内脏装了进去,高高的举起,对着昏黄的灯光慢慢的欣赏。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打破了这一切,贾强抬起头,目光落在门口处穿着洁白睡裙的女子的身上,此刻,那个漂亮的女人正指着她的身后瑟瑟发抖,贾强一愣,僵硬的转过脑袋,只见在那巨大的铁架子上,他那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孩子正挂在上面,鲜血从他们破开的肚子里滴落,而在他的手中,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子里,两颗鲜嫩的心脏还在微微跳动。

“碰!哗啦啦啦~”瓶子掉落,碎了一地,那两颗鲜嫩的心脏掉落在贾强的脚边,他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恐慌,转过身,他想要拥抱妻子,想要说这只是一个梦,尖利的刀刃穿过他的胸膛,刺进了他的心脏。

心脏猛地一收缩,然后强有力的开始跳动,贾强的嘴角鲜血开始喷涌,他的瞳孔开始扩大,他的世界只剩下心跳声和四个影子,那是一对男孩,一对一抹一样的男孩,看起来有十一二岁,他们的手上牵着另一对双胞胎,正是他的孩子们。

心脏的跳动渐渐的弱了下去,贾强的耳边又响起了那首《翻绳谣》,他想起来了,那是10年前的一天,已满25岁的他事业无成,整天游手好闲,也没有妻子,整天和一个卖身的妇人混在一起,而那个妇人有两个孩子,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那天,他把他们带进了一个破旧的小仓库,一起唱着《翻绳谣》……

“翻翻翻花绳,绕上手指打好结。

拉住线,勾出形,翻的花样真逗人。

你翻一个大鸡爪,我翻面条一根根。

你翻一张大鱼网,我翻一个洗澡盆。

你翻飞机降落伞,我翻剪刀和花瓶。

翻呀翻,翻翻绳,塞塞我们的巧手儿。”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