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故宫灵异事件及故宫灵异事件完整版

发布时间:2024-05-23 14:47:39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本文转载自中国灵异网

故宫作为游览胜地,每天接待着国内外上万名游客,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知道这座紫禁城里面包含着另一种内容,除了旅游之外,故宫也是灵异事件频发的地方,多年来,有人在这里见过清朝的太监,有人见过无头的宫女,还有其他种种诡异事件、神秘事件,层出不穷……

1992年故宫宫女灵异事件

 1992年的某一天,整个故宫笼罩在雷雨的天气中。 正在故宫游玩的游客匆匆忙忙地寻找躲雨的地方。突然间一阵电闪雷鸣,这时,灵异的事件发生了,在故宫红墙旁边,人们竟然发现了行走的宫女!游客们马上用携带的设备拍摄下了这个画面。目前网上已经找不到这些图片或者视频了。

 恩,那个偷故宫的贼说,听着导游的讲解,不知道为什么就起了偷文物的念头,会不会的中了邪……

ps:宫女这个是有科学解释的,科学家说是因为宫墙是红色的,含有四氧化三铁,而闪电可能会将电能传导下来,如果碰巧有宫女经过,那么这时候宫墙就相当于录象带的功能,如果以后再有闪电巧合出现,可能就会像录象放映一样,出现那个被录下来宫女的影子。

 但最近一个建筑学家说了,其实故宫墙壁已经被粉刷多次,即便有 4氧化3铁,也早就被覆盖了,不可能再起作用。所以现在这件事情仍然是个迷。此外。故宫不同于一般的老百姓四合院。故宫里面冤死屈死的人很多很多,所以,有灵异,其实也不足为怪…………


故宫魅影因何故?

传说,刚解放那会,故宫博物院晚上巡查保卫的人员经常看见有种奇怪的动物,说像老鼠但特别大,说像猪又跑的奇快。人说这是皇族养在东西宫内镇宫之兽。后来好些人想抓住一两只,但这快六十年了,看见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真正抓住过一只!想来真是神奇。


有个人以前在故宫看门,据那个人说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有人在奏乐,而且有时能看见宫女太监排队走过。那个人家的孩子身体都不好,老人都说是因为那人受的阴气大,影响了下一代! 不仅仅这样,大家有没有留意到,故宫里有很多院落都是被封起来的!不对游客开放,其实每一个府第都发生过用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解放前还没有封的时候,在这些地方死了很多人!不是无故消失就是命亡,但始终是离奇得查不出原因,不过有一个共同点:死后如果还能见着尸体,那么尸体都没有脸皮。


更慎人的就是一口井,平日白天的时候往下看,井底就是一些石头,杂草什么的,但每到晚上12点后往下看,只要天上有月亮,你会看到井底出现的不是石头,杂草,而是水,水上倒映的却不是你的面孔。


5点,是故宫关门清客的时间。据说,那个钟点是故宫阴气最重的时刻。很多游人都感觉到,即使是在闷热的夏天,5点的故宫也会让人感到一种阴冷……


翻修设计师的故宫之行顺利吗?

 

1999年7月的一天,由于当时距离我们建国50周年只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所以故宫要进行一次不大不小的翻修。所以故宫博物馆便开始控制进入的人数,可以说,当时可以进入故宫的人数是少之又少。


到了5点,72万平方米的巍峨宫殿,里面的人数更是寥寥无几。 我的一位朋友是翻修工作中的一名设计师,当时我正好去北京旅游,住在他那里。也正是那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把一张图纸落家里了,这边走不开,让我给他送去。都是朋友,这点小事当然是不成问题(主要当时还没去过故宫呢,想着急看看);我便拿好图纸,然后往故宫赶。


等我到了故宫都已经晚上7点多了,车到了东华门门口,我拿着图纸就进了他们临时的翻修部,故宫中的小间房好象都一个样子,我也不知道都叫什么名,只看着门口立了一块临时设计的牌子。 进屋后我便把图纸交给我的朋友,他说他在忙一会马上就能走了,反正我也没来过,可以自己先转转;完了一起走去吃饭。说完他就把他的工作牌给我了,说是带着这个没人问我是干什么的了,方便;但是千万别走远。我也挺高兴,就拿着牌子出去了,自己心里还想呢,这可好了,没人管还不抓紧先看看。


我就根据自己掌握的故宫位置转了起来,大约又过了20分钟,我就走到了太合门的广场附近,这可是真大啊,就在我在太合门门口看风景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太合殿殿门口站了有一大群人,能有50多人左右,由于我站的位置离太合殿较远,只看见那些人都穿着黑糊糊的衣服,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的。开始我还以为是翻修工程的施工队,我也是好奇,想看看他们怎么个修缮,就走过那边去。眼看就快到了的时候,那些人都一下子闪进大殿里去了,速度之快让我望尘莫及。而且天有点黑了,那些人也不点灯(当时自己心里想,故宫大殿肯定是不接电的,就为了还原故宫本色)。


当我走上殿外石阶的时候,竟然一个人都没看见,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特别的安静。当我进入大殿的时候,里面黑黑的,没有一个人影;而且漆黑的大殿中显得是那样的离奇、甚至KB,阴森森的殿堂中谁能想到百年前这里又是一番怎样的场景呢!我当时就纳闷,这些人都哪去了,就说要走也不能这么快啊!我又出了大殿绕到了殿后,除了看见一个广场外还是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当时我也没多想,第一次来故宫,可能有些其它的路咱不知道呢。接着我就往回走,想想我朋友也差不多快忙完了;当我下了石阶又走了2分钟左右,我一回头,我kao!这些人都干什么的?哪冒出来的?还是50多人左右,黑黑的大长衣服。


故宫闭馆后走不出?

 

故宫的传闻大概北京的人都听的比较多了。建国后,故宫开放给游人参观了。有一个人想偷故宫里的珍宝,于是在下午关闭的时候躲在里面没出来,想趁晚上行窃。但是第二天,被发现死在了台阶上。


据说天黑之后不要呆在故宫里面,因为怎么走都走不出来的。


 入墙而去的是游客吗?

 

有一个网友大学同学是北京人,他有一个高中同学,其母亲是故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说是有一天故宫闭馆之后,有一位年龄较大的人在巡逻。正走着,发觉前边一个胡同里,有一位挽着发髻,穿着旗袍的中年妇女。唉,他就心里纳闷,怎么还有人呀?想上前问个究竟。那个女人冲她一笑,转身走进了身后的墙里边。


大家请注意,是墙里边,而不是门里边。那老人当即吓得掉头就走,去找他的工作伙伴。找到之后,就把这事说了。没想到,没过几天,这位老兄就仙逝了。


也许,真的是到了大限,阳气低,才看得见吧。


 储秀宫守夜是怎么被抬出来的?

 那是一个夏天,有几个消防队的在储秀宫做完消防演练就睡在了储秀宫,夏天热也不用被子就铺个席子在殿里边睡了,深夜凌晨2点多一个队员被凌晨的凉风吹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看,哇~~我怎么睡在了殿门外的走廊里了,明明是睡在里边的,可把他吓坏了,但是毕竟是当兵的,战战兢兢的把席子一抱又回到殿里睡了,早上醒来发现又被抬到了廊子下边,他就对其他的队员说:不要闹了,你们折腾我不够么?训练都累散架了,还有心思折腾我。


其他队员说,不是我们抬你出去的,早上醒来就看见你睡在了外边。是不是你梦游阿,可是在队里睡觉你没这个毛病啊,奇怪。他们决定搞清楚这件事,每次在储秀宫巡逻完以后就都歇在那里,可每次那个战士总是半夜里被抬出来,睡在廊下,大家真的害怕了,就不敢再储秀宫睡了,可为什么别的战士没有被抬出来呢,我想可能是那个被抬出来的战士阳气弱,巡逻训练完又累正是自身最弱的时候,容易被那个东西戏弄。

 哭声四起为何故?

听朋友说过,在很早之前,可能是一九八几年的时候,有一个北京电影电影制片厂的剧组在故宫拍夜戏,12点钟还没拍完。演员都觉得害怕,想走,可是导演不让。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拍,可就在这个时候,墙上出现了一排穿着宫女衣服的人影,还不时传来女人的哭声。整个剧组是落荒而逃,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去收拾的东西。


 珍妃的笑声你敢凑耳去听吗?

 jushe爸爸在北京读书时的一个同学的父亲当年在故宫里研究古代建筑学方面时,和一些老太监混得很熟(5 、60年代还活着的老太监,一般都在故宫里当管理员) 。 那些老太监告诉他说,故宫中的一些地方他们晚上是不敢去的——尤其是以前珍妃住过的地方。


据说有一个太监在刚刚解放的时候,和同伴下午 6 点钟时去以前珍妃住过的那一带巡查(当时为了防止盗贼之类的原因,他们每天上、下午都要在宫里查一遍),那个太监在一间屋子外突然听见男女的笑声,就凑在窗上看怎么回事——结果看见一个很象照片上珍妃的女子和一个有辫子的男的在嬉戏,把他当场就吓瘫了。后来其他人赶过来,进了那间屋,却什么都没有。但在他们巡查结束转回来时,那间屋子里又传出笑声,这次就没人敢去看了。

故宫的保卫能讲些什么事?

另一网友的同事“胖付”93年在北京武警总队服役,新训后,被分到故宫中队(不是国旗中队),负责故宫的保卫。

95年十月的一个夜晚,时间是21时左右,他和战友正在中队值班室看电视的时候,突然两个故宫保卫处的保卫干部闯进值班室,面色苍白,气喘吁吁地冲他和在值班室里的战友说:刚才我们两个人巡夜,走到珍宝馆时,发现有个人站在珍宝馆的大门外,我们开始以为是你们的战士,就喊了一声是谁,但这个人没有回答我们,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向他走过去,距这个人大约三十多米十,我们看见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但是这个人是背对着我们,只看见这个人头发很长,看不见他的脸。于是我们又问了一声,你是谁。刚问完,这个人就开始向北甬道里跑,我们两个一下就肯定了,这个人不是故宫里的人,于是我们打开手电就追,顺着北甬道,我们一直追到小戏台,我们始终距这个人三十多米,就是追不上他,在小戏台的院子里,由于院子的另一个门是锁上的,我们终于把 这个人追上了,我们两个人一左一右,把这个人堵在门洞里,可是这个人还是背对着我们,但我们已看清了,这个人肯定是个女人,通过她穿着的黑色长袍可以看出她身材娇小,长发披肩一直垂到后背,我们就大声说你转过身来,这个女人呢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可她转过来后,我们看见她居然没有脸! 她的头上没有脸!!前面也是头发,我们吓坏了,手电掉在了地上,都顾不上捡就往你们这跑,不知道她追没追我们,因为我们没敢回头看。


“ 胖付”和他的战友听后,就拿着枪,十几个人随着这两个保卫干部出去查看,一直巡到小戏台的院子里,发现那两个保卫干部的两个手电一左一右,还在地上,手电还没有关呢,可是没有找到那个女鬼丝毫的踪迹。


说到这,你们会不会以为这个事就完了呢?我告诉你们,还没有完!过了大约五天,其中一个撞鬼的保卫干部,下班时在故宫东华门外,被一辆丰田越野车撞死了,有过了五天,快到十一月份的时候,另外这个撞鬼的保卫干部,因为突发性心埂死在家里,据说死者脸部表情充满恐惧!


96年夏天,“胖付”班里有个战士,河南人,晚上接岗,因为困,于是抱着被子去接岗,在故宫小戏台的院子里,在戏台下的台阶上,把被子铺一半盖一半,躺下就睡,到清晨五点时,他突然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台阶上,而铺一半盖一半的被子,被叠的方方正正地放在戏台上,他吓得大叫着跑回中队,此后,“胖付”所在中队值夜岗,都是两个人上岗了。

 宫女都说了什么?

 颐和园的事我听人说过一次,说是夜里看昆明湖有一双一双手扒着岸边,据说是慈嬉杀死的宫女都仍进了湖里。不知道有没有这事。

还有什刹海 ,老有小孩游泳淹死,那的老人都说是去伺候李大总管了。


后来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和几个同事聊天,说那天大家带着DV夜探故宫,说着说着就开始讲故宫的鬼故事,其中有一个,说是故宫里专门陈列后宫姘妃用的首饰什么的,到了晚上老能听见指甲抓玻璃和铁丝的声音,并且很嘈杂的声音说:“我的。。我的。。。”

 保安的经历

 八十年代初,两个保安晚上一起职夜班,一个去上厕 所。厕所距离他们睡觉的地方有一段距离,那个人刚进去关上门,就听见有人敲门,他问:“谁呀!?”然后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回答:“开门。”他打开门之后没 看见人,就想继续上厕所,没想到又有敲门声,还是那个低沉的声音说:“开门。”他一下子就被吓到了,赶快跑回睡觉的地方,心里还在想是不是另外的那个人在 戏弄他。回去发现那个人还在睡着,睡觉的姿势都没有变,果然第二天问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往后夜里再也不敢一个人出去了!


谁在报警

 故 宫曾经发生过一起盗宝案,嫌疑人在闭馆之前藏到了珍宝馆对面洗手间之间的夹缝里,到了工作人员下班以后就出来,先进了珍宝馆然后是钟宝馆,偷了不少东西, 可没走多远就被巡查人员发现了,发现的过程也挺离奇的,本来那个巡查人员没想抬头看,可心里就是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有人在拿我的东西,他就在墙上,这个感 觉一直在心头环绕,于是他就用手电往墙上照,真的发现了那个嫌疑人。


他也吓坏了,半夜故宫的一个墙头上出现一个人影,于是他就大叫了出来,大家都用手电照 了过去,就看见那个身影跳下了墙,于是就报了警,后来听说武警和警察就封锁了故宫,城墙周围布满了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还有抓捕的,后来那个嫌疑人 就从城墙上的一个地方跳了下来,居然没有摔死,被松树卸掉了不少的引力,摔伤了腿,被抓获了。

宫女魅影

在1983年的一 个深夜,有一个人从故宫珍宝馆附近的夹墙走过,突然发现远处有一群打着宫灯的人,他想这个年代都用手电筒阿,谁还用宫灯呢,难道是……可又一想党教导我们 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肯定是眼花了,或者什么自然现象,于是就想上前看看,可怎么追也追不上那队打着宫灯的人,不过远远的看去,的确是穿着清朝的旗袍的宫 女,打着扁纱的宫灯整齐的走着。这下可把他吓坏了,瘫坐在地上,也不敢追了,直到灯光看不见了,才从另一条道一步一步地挪回家了。

宫女事件亲历者的话你信吗?

记得是初中的时候,93年吧,11月前后。 有一天,听见别的班的同学说故宫夜里经常闹鬼,说的有板有眼,有根有据,我决定周末晚上去看看。

周末,我做完作业,等到晚上8点,我到我舅舅家,表弟说他在故宫值班,我非常高兴,因为这样就可以在故宫多待一会儿了。


我进了故宫,找到我舅舅,跟他瞎聊,说听说故宫闹鬼,是真的吗?他听完后,愣了一下,说,没有鬼,他们瞎说呢,说完就再不说话了。


 9点半的时候,他就催我回去,因为我的目的是看看到底有没有鬼,所以就赖着不走。 快11点的时候,我说我要上厕所,就从他的办公室出来了。说来也怪,挺好的天,我刚一出来,就刮大风了。

那时候,故宫里非常黑,没什么路灯,说实话,我真有点害怕。我一路小跑,直奔中央大殿。快到进入中央大殿的大门洞时,借着门洞上的昏黄的灯光,我忽然看见一个穿着清代衣服的女人一闪就没了。


我当时都吓傻了,愣了有一分钟,定了定神,仔细想想,那个人看服饰像是宫女。 我赶紧顺着原路返回我舅舅的办公室,进屋我就说,我真地看见鬼了,就在快到大殿的时候,那个穿着宫女衣服的鬼,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听我说完,我舅舅嘴角抽动了两下,问我,你去大殿了吗?我说没去,他听完长出了一口气,说那里晚上不能随便进。 我当时非常害怕,但又很想去看看,就磨着我舅舅跟我一起去看看,他最后没办法,很不情愿的跟我一起去了。


当我到了通往大殿的门洞前,我就愣了…… 我看到了不只一个宫女,他们正向着大殿走…… 我终于明白我舅舅为什么说晚上不能随便进了…… 呵呵,看清楚了,说是到了晚上以后才开始“不正常”,谁有兴趣夜探故宫?


 5点,是故宫关门清客的时间。那是因为,过了5点,阳间的客人们就要走了,而即将登场的就是那些……


 永乐年间,两件宫中大案株连致死了3000宫妃,宫女,皇上亲临刑场,欣赏这些弱女子被一一凌迟,她们如今还在这吗?


嘉靖年间,皇上迷信道教以少女炼丹。16名宫奴婢不堪其辱,想勒死皇帝,却在慌乱中将绳子打错打了死结,结果功亏一篑。16名奴婢与受牵连的两名妃嫔,一同被剐。皇帝受惊吓过度,再也不敢在这里居住,因为他觉得”壬寅大变,内有枉者为历!”搬出宫廷20年后,他战战兢兢的回到紫禁城,却在当晚就“驾崩”了,终于还是没有逃脱冤魂的索命。她们真的变成历鬼了吗?她们如今还在这儿吗?


崇祯末年,李自成打进北京,绝望的皇帝挥剑将自己的妻女杀死”殉国”,在一片尖叫声中残肢断臂横飞,大殿上顿时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平白地装点了末世的悲凉。她们如今还在这儿吗?那走投无路的皇帝,无颜见地下的列祖列宗,也脱下龙袍,披头散发地吊死在了景山的歪脖子树上。从此以后,一到阴天,山上就闹鬼,总有人喊:”群臣误国”!据说就是死去的崇祯。他如今还在这儿吗?


光绪年间,珍妃的力谏惹怒了他,被残忍地推入井中淹死了。她如今还在这儿吗?

惊爆:故宫发生过从未披露过的第六起盗宝案至今未能破案!

文林: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茶余饭后话北京》节目,我是文林。听众朋友,故宫这座世界上最大的宫殿自明永乐皇帝朱棣1420年建都北京,至今已经有587年。故宫又称紫禁城,是中国明清两代24个皇帝的皇宫,故宫里有无数价值连城的珍宝,这些珍宝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是持着一种观赏的态度,可是对那些贪婪成习的盗贼来说,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那么在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当中,我们就请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秘书长杨玉坤老师,给我们来说一说故宫盗宝案。


文林:杨老师您好。


杨玉坤:您好。


文林:杨老师今天给我们讲的是故宫盗宝案。


 杨玉坤:对。


文林:从新中国成立之后公共安全专家部门的记载,在故宫发生过六起有人企图到故宫盗宝,但是得手的并不多,好像只有一起最后得手,有的记载这么说,多数是未遂,没能够达成他们的目的。刚才咱们已经说到,警方记载有六起,六起的基本情况您给我们大概说说,都是怎么回事,发生在什么时间,最后没有成功,当时的情况怎样,简单给我们说说。


杨玉坤:这六起盗宝案,第一起发生在1959年8月15日,这个盗宝人是山东省寿光县的武庆辉,18岁,潜入故宫珍宝馆盗得清朝乾隆年间的赤金金册八页、佩刀五把、金古钱一枚。这个应该说是得手了,后来他在天津被公共安全专家机关抓获。1960年3月14日被北京市中院以盗窃国宝罪判处无期徒刑。


文林:武庆辉,才18岁。依一般人的想象,敢到故宫那种地方盗宝,应该是一些惯犯或者有相似经验的人,可是一个18岁刚刚成年的,以前又没有过前科,觉得不是特别容易理解。不过他还真是得了手。


杨玉坤:第二起是1962年4月16号,这是河南省舞阳县人孙国范,36岁,在故宫珍宝馆盗得金质的皇后之宝和广印之宝印两枚,各种金质酒杯器件总重量达到48斤半。他在携带赃物越墙逃跑的时候,被故宫保卫人员当场抓获。1962年11月6号,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了死刑。这是第二起。第三起就是文革以后,1980年2月1日,湖北省英山县的陈银华,25岁,在故宫珍宝馆盗得珍妃之印一枚,重13斤6两,1980年8月12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这是第三起。第四起是1987年6月24日,吉林省吉安县人韩吉林,22岁,在故宫珍宝馆盗窃的时候就被抓获了。


文林:还没得手。


 杨玉坤:没得手。1987年8月17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第五起就在这之后不久,1987年7月6号,四川省奉节县人,叫项德强,21岁,在故宫珍宝馆盗窃未遂,逃离现场时被抓获。1987年10月,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这是第五起。第六起就是1991年9月10号,在故宫珍宝馆盗走汉代近代潼关印五枚,至今没有破案。一共这么六起。原来对社会公布就是五起,最后把第六起也公布了,这一起不知道是谁盗的,反正盗走了。


文林:到现在还没有破获。咱们看了看六起,初犯的有一两个,其他的都是惯犯。我发现资料里记述都是闭馆之后,我想他们一定是以游人身份进入故宫之后,躲藏在什么地方,等到闭馆之后再伺机下手。


 杨玉坤:对六起盗宝案我做了一下分析,日期都在1958年以后,其中文革前两起,文革后四起,这和故宫的对外开放有关。解放以后,咱们国家接收故宫博物院以后一直没有开放,到1958年7月1号才对外开放。所以六起都是在1958年之后,文革中也没有对游人开放,所以都是文革前、文革后一共发生六起。特别是1958年开放以后,当时的情况是故宫花两毛钱就可以游一趟,当然两毛钱在那会儿也是挺值钱的。那会儿一般公园是五分、三分,颐和园是一毛,故宫是两毛,那时候两毛钱挺值钱的,再花一毛钱就可以到珍宝馆了。第二个,盗窃的时间都在故宫闭馆以后的晚上或者夜里,夜里没人,白天有游人的时候没法下手,这是第二个。第三个,应该说都是年轻人,平均年龄24岁。


文林:而且都是外地人。


杨玉坤:都是外地的,到北京来,有的是惯盗,也有的不是惯盗,就是好逸恶劳,一念之差,鬼迷心窍,看上那挺好,就想要拿走,但是幻想发财这是这些人的共同点。


文林:而且他们对法律的无知,这也是他们的共同点,完全的法盲,他们只知道那个东西贵重,偷到手之后能发笔横财,却没有想到触犯了国家法律,问题的性质是什么样的他意识不到。


 杨玉坤:要说这几个盗窃犯都是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声的,过去有些在江湖上很有名声的,比如燕子李三。咱们上次讲段云鹏、赛狸猫,他们都不敢偷这地儿,偷这地儿就是死罪,所以他们偷一些富户,不敢偷这个。第四点,都发生在珍宝馆,应该说故宫对外开放陈列主要有两大体系,一个是以故宫宫殿建筑为主体的宫廷史记陈列,比如故宫三大殿,包括皇帝的宝座,这些东西没有偷的,也没法偷。再一个故宫的陈列系列就是以故宫的藏品为主的历代艺术品的展览,这个都在珍宝馆里。窃贼们盯的就是故宫的这些产品,件比较小,又比较好拿,又特别值钱。在故宫珍宝馆里主要有四个展室,一个是黄极殿,一个是养性殿,一个是乐寿堂,一个是颐和轩,这里存着故宫各种珍贵的文物。其中以养性殿国宝最引人注目。所以这些盗贼偷的无一例外都是珍宝馆的养性殿。第五个,这六起作案真正盗窃得手的是第一起和第六起,第一起把东西偷走了,第六起至今没破,但是这两起一个盗走、一个未破,都给我们很多启示,自从第一起盗走以后第二天早晨才发现,就装了一些高科技的东西,以后这几起就没有偷成。但是1991年这起偷走了,至今未破,感觉高科技也不是万能的,包括装探头、装一些警报器。过去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看来有了高科技也不能掉以轻心。


 文林:现在偷盗的人也用反侦查或者反监控的一些手段,他也采用高科技的犯罪手段了,要求我们还得进一步更新或者再升级才行。刚才说到第一起是得手了,但是最后武庆辉还是被抓了,被抓之后但是那些东西却找不到了。


 杨玉坤:都找到了,所以我们讲一讲第一起。第一起是怎么发现的呢?就是在1959年8月16日早晨,这几天下了几天雨,终于放晴了。管理员老田照例早上拿着一大把钥匙,把故宫一个门一个门开开,再把各个展馆的门打开,他的责任就是打开以后让这些清洁工赶紧打扫庭院。而且这个时间临近新中国建国十周年大庆,在这时候来故宫参观的人挺多,起得比较早,让清洁工去打扫。当他走进珍宝馆依次打开各个殿,到了养性殿门前,还没上台阶,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回事呢?定睛一看,养性殿第三扇门靠近地面一块大玻璃碎了。昨天虽然有小雨但是没风,而且珍宝馆的墙高门紧,连只猫都进不来,在这种情况下玻璃怎么能碎呢,准是有贼。


文林:当时看到那一幕,汗毛得立起来。


杨玉坤:那当然,他是管理员呀。他当时叫来同事,一个姓汪的,一个姓杨的,你们俩在这儿看着,他赶紧回去到保卫处报案。报案以后,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很快勘察了现场。勘察现场,先看看丢什么了,在故宫人员带领下看,丢了八页金册,另外还有五个玉雕花的金鞘的匕首,匕首鞘是金的,把是拿玉雕的。存放在养性殿三大间西边展厅一号柜。这个柜里一共有14页金册,10页玉册,还有5柄玉雕花瓣金鞘匕首,还有金叉、佩刀、玉块这样一些文物。结果玻璃已经打碎了,八页金册和五把匕首没了。


 文林:这个人把5把匕首偷走了,14页金册拿了8页,可能慌乱中他也不知道拿点什么好。


 杨玉坤:这是一个。在作案现场当场提取了盗贼作案的痕迹,有这样几项,一个养性殿第三扇门玻璃茬上有一小块肉,这是他进去的时候划伤的。第二个室内有他的细花纹的鞋印和血迹。第三个一号柜上有窃贼的掌纹和指纹,因为手可能要扶这个柜。第四个就是养性殿南门台阶旁边的墙内侧有刮蹭的痕迹。第五个是养性殿的门,来的时候是在墙上下来,出去的时候把锁砸了,从大门出去的。第六个,是养性门的门楼上也有一枚完整的手掌痕迹。第七个,是养性门往南是宁寿门,宁寿门往南出黄极门向西是西庆门,西庆门上有一个门闩,门闩划着,他把门闩拿下来了,这是作案留下的。


文林:作案的窃贼留下一系列的现场痕迹,我们公共安全专家部门又是怎样寻着这些痕迹破获这个案件的,一会儿再请杨老师接着给我们介绍。


文林:珍宝馆虽然丢失了这些珍宝、宝贵的文物,但窃贼也留下很多线索,给公共安全专家部门提供了一些证据。他偷走的这些东西,对于这些东西的来历究竟是怎样的,我们有必要来了解一下,比如八页金册都是什么,有什么东西,五把宝刀贵重在哪里,您先给我们简单介绍介绍这个。


 杨玉坤:这个案子作为重大的案件和盗窃的东西是有关的,如果盗窃东西根本不值钱,这个案子无所谓的事,但是他盗窃非常宝贵的文物。


文林:不宝贵的东西能搁到珍宝馆里吗?


杨玉坤:第一个是金册。康熙的母亲因为她去世比较早,所以他把顺治帝惠章皇后视为母亲,他为了尊敬老人家,而专门打造了一个证书,这个证书是用纯黄金做的,做成金箔的样子,每册是23厘米多,宽是9.8厘米,厚是0.13毫米,整个一个金箔。金箔这一页重20两,因为金子特沉。上面铸有满汉文字,这些文字说明当时给皇后的封号,是这样的。四角还有一个连接金册的金环,这种皇家金册不仅材质是纯金的,而且雕刻的工艺非常精湛。由于是重大历史事件,永远不能磨灭的记录,所以它不仅是文物,还是档案,这个价值根本无法估量。完整的14页金册,现在居然丢了8页,重达166两,那就是10斤多。


 文林:分量不轻。您刚才不是说这几页都有小金环连着吗?


 杨玉坤:他给扯了。第二个是匕首,匕首就是刀把上镶嵌玉石,刀鞘包裹有黄金,选料非常好,工艺非常精湛,它是顺治皇帝和乾隆皇帝使用过的匕首。当初顺治皇帝入关是第一个皇帝,康熙皇帝又是最长的皇帝,他经过雍正又到乾隆,所以这把匕首还有乾隆用过的,所以它的价值不言而喻。正因为这八页金册和五把宝刀被盗,这在皇宫盗宝历史上应该说是罕见的,也是新中国建国后北京发生最大的盗窃案件。盗窃辆汽车都比不上这个。所以中央命令必须破获,全市公共安全专家系统都动作起来了,动作起来就要分析是什么人偷的。


文林:得分析一下案情。

杨玉坤:当时定在外部作案,也是有根据的,认为盗贼是8月15日晚翻墙过来的,作案以后又离开了,但是故宫壁垒伸延,外有护城河,内有12米高的围墙,还有相当的保卫力量,窃贼怎么进来的,就分析这个,是不是内部人员监守自盗呢?应该说有这个可能,但是一分析起来又觉得内部人员干什么要搞这么大的动静,又打碎玻璃,又弄破皮肉,又留下许多指纹痕迹,内部的人这样第二天就抓住了。再说故宫珍宝馆人员也都经过审查,即使是这样,对这些故宫内珍宝馆所有人员仍然接受询问,结果都排除了,因为比对指纹都不是这样的。当天故宫一般接待一千多名游客,而且最后一批游客是80多名外国游人,这些老外从下午4点参观到5点半,离开后就关门了。分析的结果排除了监守自盗的可能,是外部作案。


文林:公共安全专家机关把最后侦查的范围定在外贼作案,最后是怎么查出来窃贼是通过哪些线索查出来的,咱们在广告之后再请杨老师给我们继续介绍。


 文林:朋友们好,欢迎您回到我们的节目当中,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请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秘书长杨玉坤老师给大家来介绍故宫盗宝案。刚才说到1959年8月15号的时候,故宫珍宝馆发现有文物失窃,经过公共安全专家机关一系列的侦查和现场证据的搜索,最后圈定由外贼作案,那么最后确定罪犯的方向之后又是通过什么样的线索最后查出这个窃贼的,我们请杨老师接着给我们说一说侦破的过程。


杨玉坤:因为确定是外面的人作案,当时北京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就把案情报告给公共安全专家部,公共安全专家部立刻通报全国各个省市公共安全专家厅局进行协查一起破案,而且北京市公共安全专家局还专门派出侦察员前往这些省市去共同调研,开展破案工作,而且发了一个通知,各省市都要像对待自己的案件一样积极侦破,特别要加强车站、港口、外贸、银行及珠宝行业的控制,因为这些地方才能把金子兑现。


文林:怕它外流。


杨玉坤:也怕他把这些金子熔化了。一旦发现线索就要及时报告公共安全专家部。在这种情况下,在8月份发生的事,一直到11月仍然没有任何线索。这一天11月11号下午,有一列从上海开往北京的特快列车停靠在天津站,按照惯例,列车员要逐一检查车票,发现两个农民装束的年轻人在紧张躲避,一看就是没票的,于是给拦住了,这两个人满口山东话,证明远道而来,而且他们又没带行李,两手空空,灰头土脸,一身脏兮兮的,显然一道有的时候是扒货车,有的时候坐客车,没票就这么来的。


文林:当时怀疑他们是逃票的。


 杨玉坤:所以把他们送到车站公共安全专家局进行审查。两个人年纪都不大,一到公共安全专家局,大的好像还见了点世面,见了民警也挺害怕。小的打起哆嗦来,还颤抖着哭了。这时候询问你们叫什么,大的叫武庆辉,20岁,山东省寿光县北洛公社一个村子里,小的是他本家弟弟武良玉,一个村的。问起你们为什么不买票?回答身上没钱,扒火车来的。这个在那个年月不是特新鲜的事,民警说你没钱,把兜掏掏是不是真没钱,没钱也就遣送回家了。这么一让他掏兜,他下意识捂着兜,民警说你有什么宝贝你拿出来,穿成这样有什么宝贝,他更紧张了。结果民警说掏吧,结果掏出来的东西金灿灿的,是一堆碎黄金,上面还有字,一下子民警心里明白,这个盲流不是一般的盲流,这里面有大文章了,就把这个事报告天津市公共安全专家局了。公共安全专家局正在协查这宗案子,所以立刻通知北京市公共安全专家局,说我们现在抓到一个人身上带有碎金子,而且还有字,你们来吧。北京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就来了,问武庆辉说金子哪儿来的,准备上哪儿去。他说准备上北京,再上新疆找工作。你的金子呢?他说是祖传的,他爹给留下的,他爹去年三月份去世了,临死前给他叫到跟前说西屋门口埋着一个坛子,坛子里有黄金。他爹还说不要告诉别人,说俺哥俺嫂也都不知道这事。他把罐子拿出来,拿了一点黄金,剩下的又埋了。他编了这么一段。人家问他是真的还是瞎编的?很难相信他的话呀。但是北京市公共安全专家局来了以后,首先比对指纹,一比对指纹明白就是他。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问你金子怎么碎了,他说给剪的,而且碎金子正是故宫被盗的金册。公共安全专家局的人来到山东武庆辉住的家里,不是在院里的门口,那是瞎编的,在他家耳房地面看着可疑,刨去地面的砖,发现一个小木箱,木箱里正好还放着五页金册和五把宝刀。这个案子就算破了。


 文林:八页他毁了三页,五页还保存着,五把刀还没动。这三页毁得也是太可惜了,这就不完整了。


杨玉坤:这样把他抓了以后,确定是他,他也只好承认了。究竟是怎么做的案呢?公共安全专家局通过审查,通过他的交代,就明确了他作案的动机是什么,好逸恶劳,就这么一点。武庆辉在家是老小,父母双亡,姐姐哥哥把他带大,哥哥姐姐挺喜欢他,挺疼他,他也算争气,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不错,还顺利考上县里的高中。上高中要住校,不知道怎么了,上了高中以后,他突然得了一种什么病,老尿床,弄得宿舍里整天骚气很重,同学们看不起他,也挺讨厌他的,最后他在学校里呆不下去就退学了。退学回到家,因为他从小被哥哥姐姐宠惯,不愿意干农活,怕苦怕累,没办法,2月份退学,7月份就到北京,找他在北京的姐姐。他姐姐是个随军家属,姐夫是部队的小部队,但是也可以随军,他就来到永定门外他姐姐这儿。姐姐心疼弟弟,他到北京来想让姐姐给找个工作,但是咱知道在那个年月你农村来的没有北京户口绝对在北京找不到工作。

文林:那时候和现在可不一样。


杨玉坤:他原来以为住在北京的姐姐日子应该很好过,吃穿不愁,实际不是那么回事。哥哥姐姐的生活也过得紧巴巴的,姐夫在部队薪水挺低,姐姐又没工作,还带一个孩子,那会儿粮食和副食都限量供应,所以也是省吃俭用,虽然喜欢这个弟弟,每次来以后也让他出去玩,但是给多少钱?每次给五毛钱。


文林:五毛钱那时候就不算少了。那个年代家里来个吃闲饭的人,家家都够呛。


杨玉坤:最多一次给了一块钱,就是给一块钱这一次他上故宫了,那一天他先上北海,再上景山,然后出了景山前门就奔了故宫了,花两毛钱上了故宫,故宫几大殿转了一个个以后,又花一毛钱进了珍宝馆。这一进珍宝馆,武庆辉家穷,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金银珠宝,其实即使不穷,也没见过那么多金银珍宝。


文林:哪个参观故宫的,平时能见过那么多珍宝。


 杨玉坤:看得他两眼直放光,心里头直痒痒,尤其那一大排金册,还有那几把珠光宝气的金刀。他心想要是能把这些东西弄出来一些,不就能换钱吗?就是这么一念。这样主意打好以后,8月15号那天下午他跟姐姐又要了五毛钱,手里还拿了一把钳子。


 文林:做了准备去的。


杨玉坤:4点左右他到了珍宝馆,他进了珍宝馆的南门以后,正好有一夹道,两边是高墙,夹道中有个厕所,这是给游客和工作人员上厕所用的,他进了厕所躲起来。到了五点游客都走了,工作人员也都下班了。天黑了他才从厕所里出来,但是周围的墙挺高的,他找了几块木板支在墙的下边,然后上了墙头,顺着墙来回走,最后走到养性殿院里下来,所以有刮蹭痕迹。下来以后他进不去,踢碎门上的玻璃,从破洞中爬进养性殿,因为着急,左脚腕被碎玻璃划下一块皮。他在黑暗中摸到了展柜,没手电,什么都没有,黑暗中凭着记忆用钳子砸碎玻璃,拿了八页金册和五把宝刀,装进一个包里,出了养性殿,这次不上墙了,门都锁上了,博物院里都要锁门,他把锁给撬开,往南到宁寿宫,宁寿宫正在修缮有脚手架,他顺着脚手架上了围墙,又爬过几个院子,又从一个墙角下来,就到了一个门,这门就是西庆门,门上上了门闩,门闩拉开,开开门左转右转就出了故宫。


文林:故宫说句实在话,对于去过多次的人来说,也都像一个迷宫似的,他能在夜班三更的时候,又攀墙又走壁,之后上了屋顶,最后摸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玉坤:他下了心了。


文林:他当时在珍宝馆看了那么多好东西的时候也是一时贪念,但是后来就蓄意要做这件事情,做了准备去的。


杨玉坤:这天晚上他回到家11点多了,他姐姐等的都着了急,问他你上哪儿去了,这时候武庆辉才对姐姐说,我是到故宫偷出来一些东西,他跟他姐姐说实话了,他姐姐当初说得送回去,这可不行。他说我偷出来差点没摔死,那么高的墙,现在你让我送回去,不摔死也得让人抓住,再送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姐姐一想就改变主意了,说那你赶快离开北京吧。他姐姐也是一念之差。第二天早晨送他走的时候,武庆辉还给他姐姐留下两页。


文林:他姐姐真收下了?


杨玉坤:真收下了。回到老家,武庆辉在家猫了半个月,不敢出门。半个月以后觉得没什么风声,他就把一页金册剪碎,拿出一些到益都县人民银行卖了116块钱,咱们说在天津火车站被逮住是侥幸,如果买张票也就不会被抓了,卖到银行应该发现,但是银行收了,也没在意就给了他116块钱。过了几天又换一家银行,潍坊市的银行卖了800多块,他觉得一下从穷光蛋变成财主,用这些钱给自己买衣服、买鞋、买好吃的、买一个半导体收音机,还给他哥哥一百块钱,还给他姐姐寄了钱。


文林:他哥哥姐姐也不问他,这些钱哪儿来的。


 杨玉坤:他姐姐当然知道,他哥哥也没问。


 文林:那个时候拿到一百块钱那不是一个小数目。


杨玉坤:真不是小数目。没钱的时候武庆辉不愿意在家当农民,现在有了钱更不甘心了,所以他动员本家武良玉和他一起到新疆找工作,他想到那儿人是远走高飞就再也找不到他了,想临走以前到北京看看姐姐,这样坐火车栽在天津了。


文林:他卖了那么多钱,为什么要逃两张票,是糊涂。既然能够做出这么一个大案,他实际上也是糊涂,他要是一个明白的人,想得透的人,这种事想都不该想。


杨玉坤:对,这件事情教训是深刻的。国宝这东西咱们说是不能染指的,再有原因,再有困难不能动这个东西,所以1960年北京市中院宣布对他判决,判决书说武庆辉思想腐化,厌恶农业劳动,盲目流入城市,盗窃国家珍宝,并剪毁变卖,任意挥霍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失,性质异常恶劣,罪行极为严重,以盗窃国宝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文林:姐姐呢?


杨玉坤:姐姐应检举弟弟的罪恶,反而图财分脏,帮助弟弟逃跑,以窝赃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自从这件事以后,接受了武庆辉盗宝的教训,珍宝馆的展柜加固了,而且一个展柜就展一件,而且还使用了特种玻璃,加入现代化的技术防范措施,所以后面四起就没有得手。但是到1991年这起又得手了,而且没能破掉,所以我们感觉高科技也不是万能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范之心应该有。针对武庆辉盗宝案,我专门写了一首诗,叫做“说案揭秘又一折,好逸恶劳要不得。紫禁城内文物多,妄图盗宝命难活。”


 文林:好,今天关于故宫盗宝案整个过程始末请杨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一下,那么今天我们的节目到这儿也就该结束了,感谢朋友们的收听,我们在明天的节目时间当中再会。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