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有鬼之呼唤

发布时间:2024-05-23 15:10:25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文:孟子皿  图:来源网络

 “婉清~婉清~婉清~”

 “不要叫我~不要叫我~不要叫我!”大叫着从床上坐起,婉清泪眼朦胧、一脸惊恐的看着微亮的房间,她有些分不清梦境现实,大概从她记事起,她就开始做梦,光怪陆离的梦境是那么的奇妙,可是不管在什么样的梦里,都会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从轻声的悠远到耳边的轰鸣,带着黑色的浪潮席卷她的世界,她拼命的跑啊、拼命的逃啊~可是只要他一入梦境,那让她胆战心惊的呼唤声就会出现。

 “婉清~婉清~婉清~”

 ……

 “你这种症状有多久了?”

 “十几年了吧~我大概十岁的时候开始做这样的梦,现在25岁了,十五年了!”

 “这么久?以前你都没有看过吗?”

 “谁还不会做个噩梦呢?只是这两年越发的频繁了,那个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感觉它就在我耳边,更恐怖的是有时候白天清醒的时候我都能听到,然后就被那个声音抓入梦中,不停的奔跑,想要逃掉。”

 “你别急,一般来说偶尔做个噩梦很正常,可能是因为压力或者一些身体上的不适,但你这个比较特殊,也许~是被你遗忘的重要的过去。”

 “被我遗忘的~重要的~过去?”

 “没错!这种例子很常见,一般都是童年的阴影,想要逃避,长大之后会变成噩梦。”

 “那我要怎么办?”

 “找回你丢失的记忆,只有找到源头你才能彻底的摆脱。”

 “我要怎么做?”

 “催眠!”

 “催眠?行吗?”

 “婉清,相信我!”

 抬头对上木梓透亮的眸子,那里映出了自己憔悴不堪的面孔,在那一刻,婉清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要紧紧的拥抱木梓的冲动。

 “好!”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伤!”拦过婉清的肩膀,木梓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似是许下了最承重的许诺。

 ……

 “乖~闭上眼睛,不要想太多,把一切都交给我,放轻呼吸~慢慢的~慢慢的~放松下来,你躺在柔软的床上,温暖~舒适~你很累~很累~想要慢慢的陈进梦境~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木梓~木梓在对我笑~我们要去海边玩~蓝天~沙滩~我~木梓~”

 “你开心吗?”

 “开心!我好开心!”

 “你~”

 “啊~不要!不要叫我!快跑!快跑木梓!”

 “你看到了什么?”

 “黑色~黑色的潮汐~涌过来了~它在叫我!呜呜~不要叫我~”

 “谁?谁在叫你?”

 “潮汐~呜呜~潮汐在叫我~呜呜~”

 “不要害怕!看看你的四周都有什么?”

 “我的四周?沙滩~一望无际的沙滩~我好累~我跑不动了~跑不动了~”

 “婉清别怕!不要回头,一直向前走,你会发现那里有一扇门,打开那扇门,穿过去!”

 “门?穿过去!传过去~啊~花~好多花~木梓有好多花啊~”

 “那是花海~是为你准备的花海~”

 “我的花海~呵呵~好香啊~呵呵~好想睡一觉~好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

 “婉清,不要睡!婉清~婉清~婉清~”

 “不要叫我~不要~我好累~不要叫我~不要~”

 “婉清你醒醒~你醒醒啊~醒过来!婉清~”看着躺在躺椅上熟睡的婉清,木梓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慌乱,不应该啊!他明明已经解除了催眠,可为什么婉清还没有醒过来,在梦里睡着,不行,不行!

 ……

 “婉清~婉清~婉清~”

 谁?谁在叫我?我好累~让我睡一会~就一会~

 “婉清~婉清~婉清~”

 “不要叫了~啊~这~这是哪里?”猛地睁开双眼,晚清看着周身肆意绽放的鲜花有着一瞬间的迷茫,这是哪儿?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睡着?

 “婉清醒醒!婉清醒醒!”

 “谁?谁在叫我?木梓?”

 “婉清是我,醒过来!醒过来!”

 “婉清~婉清~婉清~”

 “啊~”还不等婉清清醒过来分清楚现实梦境,她只看见一层漆黑的潮汐翻涌而来,一路呼唤这她的名字,一路吞噬着花儿美丽却脆弱的生命。不要!她不要被吞噬!跑!跑!

 转过身拔腿就抱,婉清瘦小的身子穿梭在花海,“婉清,醒醒!婉清!”“婉清~婉清~婉清~”身后的呼唤就像恶魔的爪牙,她已分不清楚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她只想逃,只想逃出那黑色潮汐的追捕。

 “木梓?”没有方向的奔跑,婉清如同被围猎的羊羔,她走投无路,她无处可逃,不要!就在她就要绝望的时候,她看见了不远处木梓站在一扇门旁,白净的脸上挂着如同天使一般的笑容,木梓,你来救我了吗?

 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在那一片黑色潮汐里,婉清一跃而起扑向了木梓的怀抱,两个人如同流星穿过那扇门坠入了另一个世界。

 “婉清~你终于来了~”

 “啊!”感受着怀抱的温暖,婉清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似乎想要融进木梓的怀抱,忽的,耳边那悠远却又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她整个身子一僵,她慢慢的抬起了头,入目是木梓如天使一般面容却挂着诡异的笑容,紧接着,在婉清不可置信的绝望的目光中,木梓的面孔慢慢破碎,化作猩红的火星,露出一张满脸沟壑,瘦如骷髅的脸,在那张脸上,一对如红灯笼般猩红的眸子散发着危险的光芒,她看着婉清慢慢的咧开了嘴,那尖锐的牙齿上还嵌着猩红的肉丝。

 “咦?木梓,这个是很么呀?看起来好丑哦!”

 “那个是恶鬼!别碰它!我妈妈说,谁摸了恶鬼,恶鬼就会一直跟着她,吃掉她,变成她!”

 “啊!好可怕哦!”

 迎着恶鬼尖锐的牙齿,婉清的脑海里忽的想起了儿时的一幅场景,在老家的深沟里被供奉起来的雕像,不正是这个恶鬼吗?而当年的她正是从恶鬼的眼前走过,拔掉了它头上那蓬乱的白发。

 “你是来找我了吗?”轻轻的闭上了双眼,婉清感觉到脖颈处撕裂的疼痛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

 “婉清醒醒!婉清!婉~”

 “木梓~”

 “婉清!太好了,你醒了~太好了!”一把将醒过来的婉清拥入怀中,木梓整个人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差一点,差一点他就以为他会永远的失去婉清,还好,还好最后她还是醒过来了,还好。

 “木梓~”在木梓看不见的背后,婉清笑了,她的嘴角诡异的弯起,露出尖利的牙齿,上面还晃荡着鲜嫩的肉丝……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