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剜心

发布时间:2024-02-26 23:00:32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B市的夜晚有喧嚣也有死寂,尤其是在这政府办公区,只有星星点点的路灯和打着哈欠的值班人员以及偶尔路过都不由自主加快速度的车辆行人,午夜熏酒这种事儿基本不会出现。而就在这如夏萤微光的路灯下,僵军和毛小僵两个人坐在花坛边上,各拿着一瓶啤酒,吹着8月的微风惬意无比,但再仔细一看,明显能看出僵军黝黑的脸色和一边小心翼翼委屈之极的小受包,毛小僵是不请自来的,而且破天荒的壮起胆子顶撞了僵军,得到了留下来的权力。

 

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精致的手表,一根猩红如若绣花针一般的指针微微停落在日晷表盘中的子时区域,升起一片淡黑色烟雾,幻化成一只尖嘴长尾的老鼠,老鼠猩红的双目滴溜溜的一转,张口便吐出人言:“三更天至,五行利水、木,克火。”说完摇了摇尾巴便又化作黑雾钻进了表盘中,而随着小老鼠的消失,毛小僵整了整有些微皱的白色T恤,便准备起身。

 

“再等一刻。”僵军的声音依旧是冰冷而又清朗,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准备起身的毛小僵,只是侧过头向着那栋古色古香的茶馆看了过去,留给毛小僵一个俊朗刚毅的侧脸,让毛小僵硬生生的吞下了想要问出来的话语,嘀咕了一声“冷面男”便起身站在僵军的身侧,也看向了茶馆的方向,瞬时惊得他目瞪口呆。

 

只见那不过几步路距离的茶馆好似变得深幽晦暗,连那熟悉的青灰色地板也变得悠远而又陌生,那星星点点的灯光更是如同几个世纪前的烟火,带着泛黄的光晕一点点弥漫开来,最终汇聚在那目之所及行却遥远的古老建筑,一层一层的烟雾将它笼罩,如同深山的密林之处,藏着不可说的秘密与时光,慢慢点亮前行的路的是一盏盏从微黄到火红的莲花灯,层层叠叠九为级数,摇曳的烛光缠缠绕绕至那烟雾深处,是暗红色的油漆木门,镂刻着金缕细丝雕琢的云雾花纹,对称打开延伸到一片红色帷幔深处,传来叮叮咚咚的悦耳琴声,蜿蜒旋转,似来自九幽的挽歌吟唱一世的悲凉,无数晦暗混沌的生物和千奇百怪的生命从黑夜里显露出身形,寻着那烛光摇曳的莲花灯向着琴音深出走去,在层层叠叠的烟雾中恍惚展开了一幅百鬼千妖群仙图。

 

“走吧!他们开门了。”极其嫌弃的瞟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毛小僵 ,僵军将手中的酒瓶轻轻一抛,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落在不远处的垃圾桶中,然后抬脚就顺着面前的一朵莲花灯走了过去。片刻之后,毛小僵才醒悟了过来,连忙也将怀中的酒瓶抛进垃圾桶小跑着追了上去。

 

一步跨进云雾,是淡淡的暖香若有若无的在鼻尖挑逗,而原本微风习习的深夜变得幽深而又死寂,恍惚似踏进了另一片时空,诡异却莫名的有安全感。

 

“哎呦!”恍惚不过一刻钟,满心惊叹的毛小僵并没有注意到走在前面的僵军已经停下了脚步,直冲冲的就撞了上去,白嫩的小脸撞上僵军冰冷坚硬的后背,瞬间就红了鼻头,还不待他抱怨几句,就听见僵军冰冷的声音刺进了耳膜里:“进去之后记得闭嘴,不该说的话就不要提。否则我就把你丢进蛇窟里!”

 

蛇窟两个字一落下,直接吓得毛小僵像个小鸡仔似的乖巧的直点头,僵军可是说道做到,更何况他已经感受过一次那种湿滑和冰冷,想想就忍不住的直打冷颤。

 

顺着淡淡的暖香前进,他们再一次的来到了白天所在的茶馆大厅,名叫妄心的男子早已准备好热茶,手持一盏四角宫灯站在大厅的中央微微笑着,看见僵军和毛小僵走了进来,微微欠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左手微微一颤,将手中的宫灯轻轻一抛,只见那四角宫灯便飘在了空中,晃晃悠悠的消失在大红色的帷幔深处,紧接着便是叮叮铃铃的铃铛声从远处传来,一只通体黝黑的小猫自黑暗处踏步而来,它踩着优雅的猫步,一对鸳鸯眼就似带了绚丽的美瞳,路过僵军的时候微微停顿,一个纵跃又消失在黑暗中。

 

“我家主人待会便到,将军大人可以将您带来的东西拿出来了。”微微一笑,妄心并没有去看那只消失的小猫,而是淡墨色的大氅一挥,一张红木桌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僵军也没有废话,而是伸出手在深蓝色的衬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通体漆黑,不过巴掌大小的棺材,在毛小僵一脸诧异的表情下轻轻一挥,棺材迅速变大,柳木制的棺材盖自动滑下,露出一具幼小的尸体,轻飘飘的落在妄心面前的红木桌上。

 

“将军,你~” 惊诧的看着孩子的尸体和那一具槐木棺材,毛小僵一肚子的疑问在僵军冰冷的眼神下吞了下去,他惊疑不定的看着镇定自若的僵军,他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但这种手段,这个棺材,难道是修鬼道尸道的修士?不管如何,他还是相信将军的。

 

目光微微一凝,落在面前幼小的尸体上,那是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男生,身材消瘦,满身都是不规则的淤青,而在那瘦骨嶙峋的胸口,是一个巨大的不规则伤口,就似被徒手撕裂了一般,鲜血早已变得黑红,露出一颗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

 

“剜心缺未失心,那他到底是要什么呢?”白嫩的手指拂过男孩胸口巨大的伤口,妄心抬起头看着僵军说道:“他身上有恶鬼的气息,却没有怨气,这个恶鬼怕是不一般。”

 

“一年一个,今年是第八年,每年在昨日夜里都会死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也都是被剜心而死,而且作案时没有一丝怨气,我的罗盘道表以及符咒都感觉不到。”吞下一肚子疑问,毛小僵难得的收起了嘻嘻哈哈的表情,皱着眉头说道:“今年我还特意值夜留意了,也没得到什么线索。”

 

听完毛小僵的话,妄心微微一沉思说道:“所有死不瞑目的人的眼中都会留下凶手的影子,也许这是一个突破点。”

 

“我已经看过了,只能看见一只手,看不出是什么鬼。”轻轻拂过男孩睁大的双眼,僵军沉闷的说道:“他的眼睛怎么也闭不上。”

 

“窥一斑而知全豹正是我的看家本领,说不得可以试试,若是实在不行那只能请主人来了。”

 

紧紧的盯着男孩死灰色的瞳孔,僵军似乎能看见那只青灰色的手臂和锋利的指甲以及孩子生前深深的恐惧与绝望,片刻之后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退一步说道:“协议已定,我只要结果。”

 

无奈的一笑,妄心长叹了一口气,微微向前探身,黝黑的眸子星光流转,似是一汪毒药,蕴着致命的光芒,与男孩绝望死灰色的瞳孔相碰撞,一瞬间,自男孩的瞳孔中升腾起黝黑的云雾,层层叠叠的喷涌而出,将妄心笼罩其中,不过片刻就已遮掩的严严实实。

 

一个跨步向前,毛小僵白嫩的右手双指并做剑状,一张泛黄的符纸夹在双指中,瞬间燃起熊熊的火焰,向着被黑雾笼罩的妄心射去,却被僵军一把抓住了手腕,左手一挥,就将那燃烧的符纸握在手中一把熄灭掉了。

 

“你干什么,那可是怨气!”

 

“无碍的,不要打扰他!”

 

“将军,你到底在搞什么?我不管你是谁,你是什么身份,他们又是谁?但怨气袭身可不是什么小事儿!”

 

“闭嘴!”

 

“你~

 

“多谢小道长关心,但我确实并无大碍。”就在毛小僵因为僵军冷漠的态度即将炸毛的时候,嘶哑、干涩如枯木摩擦的声音自那黑雾中传了出来,是妄心。

 

“还说没事儿,这声音,你被附身了?”猛地一惊,毛小僵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甩开被僵军握住的右手,向后一跃,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泛黄的符咒轻轻一抛,右手一挽,一支桃木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遥指着面前不断翻腾的黑色怨气,一脸的谨慎与愤怒。

 

“小道长莫急,我真的没事儿。”眼看着毛小僵就要暴走,翻腾的黑雾瞬间涌动了起来,一点点的消失在男孩死灰色的瞳孔中,露出一个让毛小僵皱眉不已的画面。夜留意了,也没得到什么线索。”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