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交易

发布时间:2024-02-26 22:49:26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跨进的第一步便是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混合着丝丝缕缕的香甜萦绕在大红色的帷幔上拉开一幅绮丽的水墨画卷,是铭刻着时光的红、金、褐、蓝组成的一片世界,而黑着脸的僵军正坐在正厅的红木椅中,淡黄色的柔软烛光洒在他刚毅的侧脸上,苍白中透着一丝淡淡的暖意,熠熠生辉,让后进来的毛小僵看的直吞口水。

 

“将军大人,这一清早的您就砸门,是奴家得罪您了么?”还不待毛小僵吞下垂涎美色的口水,一声娇嫩清脆的声音就从帷幔深处传来,让他习惯性的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一屁股的坐在僵军身侧,目光灼灼的看向帷幔深处,是一个妙曼的身影一步三摇的走了出来,当最后一层帷幔被掀开,露出一张如明月姣珠一般的小脸,虽未施粉黛亦光彩照人,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腰间,随着女子走路的摇摆荡起一圈圈涟漪。

 

“昨晚有一个孩子被挖了心脏,这已经是本市发生的第八起了,鬼(wei)老板该不会不知道吧!”转过头,满脸煞气的僵军看向了聘聘婷婷走来的女子,毫不客气的说道:“这可过了界了。”

 

“喂,将军,这种案件信息怎么能透漏给不相关的人呢!再说~

 

“闭嘴!”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又要开始叽叽喳喳唠叨的毛小僵,僵军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让他缩起了脖子一脸委屈巴巴的蹲坐在红木椅子上画圈圈。

 

“噗!将军大人还是这么的威严呢!”看着一脸煞气的僵军和委屈巴巴的毛小僵,女子毫不客气的捂着娇唇就笑出了声,她明亮的眸子蕴着一丝挪逾,细长的眼尾微微一撇,带着迷蒙的松醒气息慵懒至极,身子微微一斜,就侧躺在了柔软的贵妃榻上,三千青丝散落,柔白的大袖衫铺展开来,袖口层层叠叠锦绣云纹上缀着颗颗圆润的珍珠,露出白嫩细腻的手腕上挂着一个银丝玉镯,缀着银丝流苏挂着玲珑的银香球,淡淡的馨香云雾自球中袅袅而生,绕着如雪的玉臂蜿蜒而上,落在那雪白衣襟深处卧着的毛茸茸、黑黝黝的小生物身上,惬意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鬼老板这是真打算当没看见了!”

 

“将军大人莫急嘛!您也知奴家也是昨夜才搬至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自然也不能拿到第一手讯息了,再说,奴家这儿只是一家茶馆,有来品茶买茶的,奴家自是欢迎,至于其他的,它不来奴家也是管不着呢!”眉梢微微下垂,女子摆出一副无奈委屈的模样,迷蒙的眸子在僵军黑透了的脸上一转忽的捂着娇唇轻声一笑说道:“您看,也是奴家招待不周,妄心,有客来,怎能不上茶呢!”

 

“是在下的疏忽。”女子的话音刚落,在茶馆大堂的阴暗深处便传来了清朗的回应声,紧接着,那名开门让他们进来的男子便端着茶盘走了出来,将手中一套木鱼石茶具放在毛小僵和僵军面前的桌子上,微微一笑道:“木鱼石庐山云雾,两位请用。”

 

茶是一般的茶,茶具是一般的茶具,可硬是让男子淡然如云的态度给染上一层绝世佳品的感觉。

 

“砰!”一声巨响将想要一品茶香的毛小僵吓了一跳,他猛地一颤,下意识的看向巨响的源头,是坐在他身旁僵军,此刻,他正一脸暴怒的站了起来,白皙的手掌狠狠的拍在红木的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让毛小僵不禁嘀咕起暴力狂就是暴力狂,也不知道这桌子万一坏了要赔多少钱,这看起来就是值钱的古董货啊。

 

“将军大人,一人有一人的规矩,您先是破坏了奴家青天白日不接客的规矩,直闯而来,奴家看在和您是老相识的份上也不追究,怎么,您还想再破奴家一次规矩不成?莫不是,您真当奴家这里是您的解刨室,可以随意践踏?”巨大的声响让那慵懒的卧在贵妃榻上的女子眉头都没皱一下,她只是唇角微微一撇,慵懒的凤目随着话语的落下带起一丝凌厉的光华,如若无骨的柔夷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中的毛球,而随着话音的渐落,那一团黝黑的毛球也慢慢的张开了身子,露出圆滚滚、毛绒绒的大脑袋,一对金银各异的眸子悄然睁开,直愣愣的盯着怒气勃发的僵军。

 

一刹那间,茶馆微暖的空气也变得有些冰冷,淡淡的馨香飘飘渺渺的萦绕染上一丝初冬寒梅的冷香,整个空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见势不妙,毛小僵连忙放下温热的清茶,站起身来嘻嘻哈哈的对着明显不愉的女子连连陪笑的说道:“美女,不好意思啊,那个老僵他就是脾气臭,力气大了点,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见怪,咱们这茶味道真不错,一看就是好茶,老僵你说对吧!”

 

沉默了片刻,就在毛小僵把自己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都要挤瞎了的情况下,僵军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对。”然后木愣愣的坐回原位,端起桌上的清茶一口饮尽。

 

空杯落下,毛小僵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也连忙坐回原位,一口饮尽杯中的清茶,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揣测着面前古装男女的来历,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何时,那名男子已经坐在了女子的一旁,手持一根紫毫笔,在尺长的红木桌上展开一卷云烟纸卷,笔走飞龙的写着什么。

 

“老规矩,一切所得归你,附血一滴。”还不等毛小僵探究那男子在写些什么,就被僵军的话吓了一跳,他们似乎有着一些他不知道的交易秘密,一瞬间,一股愤怒、委屈的情绪在他的心底蔓延开来。

 

“成交!奴家这里的信用将军大人您也是知道的,今夜子时,奴家在这里恭候将军。”眉梢轻挑,细长的眉尾里满是小女儿得胜的雀跃与自得,抚摸怀中毛团的小手也越加的轻柔和欢快,让那只胖乎乎的小家伙再一次舒服的眯着眼睛咕噜咕噜的大睡了起来。

 

女子的话音刚落,那名俊朗的男子便停下手中的紫毫笔,将桌上的纸卷拿起,轻轻吹了一口气,飘飘然然的来到僵军面前,将纸卷和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递给了过去,眉眼含笑的说道:“请,规矩您知道的。”

 

这一刻,毛小僵心中的委屈一瞬间到达了顶点,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只见僵军一把接过纸卷和玉瓶,从口袋里掏出从不离身的钢笔,对着自己白嫩的指尖狠狠的一刺,一滴鲜红的鲜血便从伤口处涌出,落入那晶莹剔透的玉瓶中,然后用那还沾着自己鲜血的钢笔龙飞凤舞的就在纸卷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一把丢给了面前苦笑的男子,洒脱无比。

 

可不同于他的洒脱,在旁边看的毛小僵一个激灵激动的站了起来,一把抓着僵军的手,语气败坏的说道:“喂,你干什么!”指尖心头血,别说毛小僵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算是不知道看看瞬间脸色灰暗下来的僵军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顿时让一直假装正经的毛小僵炸了毛。他清秀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一把拉过僵军刚刚出过血的手,虽说丝毫没有拉动,也并不妨碍他一个箭步挡在僵军的面前,神色不善的看着面前苦笑的男子说道:“我不管你们在干什么,有什么秘密,但这种交易绝对不行,把东西给我!”

 

目瞪口呆的看着炸毛的毛小僵,男子有些哭笑不得,还不等他回话,站在毛小僵身后的僵军一把掂起毛小僵的后脖领子,留下一句:“子时我会准时带着东西过来。”就拖着挣扎的毛小僵向门外走去。

 

“你这个木头、暴力狂,快放开我!我东西还没要到呢!”

 

“放开我!绑架啊!拐人啦!”

 

“闭嘴!”

 

看着一个挣扎吼叫,一个冷面暴力,两个怪异的组合在一起,男子忽的就笑的,刚想转身,耳边传来一声轻飘飘的话语让他忍不住一笑,对着两个准备推开大门离去的背影喊道:“小道士,在下叫妄心,我家主人名曰不语,你若想要回这滴血,每日子时, ‘子所不语也’随时恭候大驾。”

 

“好!你们等着,我今晚就来!”

 

“闭嘴!”

 

“暴力狂、冷面男、你快放开我!”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