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歌者——妈妈杀了我

发布时间:2024-06-19 21:40:48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文:孟子皿    图片:网络

   妈妈杀了我  
  妈妈杀了我,  
  爸爸吃了我,  
  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  
  拣起我的骨头,  
  埋在冰冷的石墓里。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轰!轰!哗啦啦~”

闪电、雷鸣、倾盆大雨,将这三月末的午夜映衬的无比恐怖与死寂,在这样的夜晚,所有的光明回避,只有无穷尽的黑暗和罪恶在衍生。嘘!你看,透过那扇透亮的窗户,那个巨大的双人床上铺着浅灰色的床单,昏黄的床前灯下,一个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仔细一看,那是一个瘦弱的小女人,穿着一身洁白的睡裙,长长的头发散乱在脑后。此刻,她就像一只熟透的虾蜷缩成一团,从那昏黄的灯光下能看见她惨白的面孔,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打湿了她额前的刘海,顺着额头和眼角喷涌的泪水混合滴落,湿了那柔软的枕头,再看她那泛白的樱唇,一丝丝血迹在嘴角蔓延,刺目而又惊恐。

“轰!”又是一声轰鸣伴随着闪烁的泪光落下,躺在床上的女人又一次紧了紧身子,双手用力的捂着小腹,眉头紧皱,在每一次雷声落下她都长大了嘴巴无声的呐喊着,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轰!”如果说,没有什么能比老天发怒的怒吼声更恐怖的,那么也没有谁会比女人此刻更痛苦,小腹里一阵阵的疼痛在告诉她,肚子里那个小小的生命不愿意离开,在倾诉着她对这个未谋面的世界的眷恋,可是,就如同那哗哗而落的雨水,当猩红开始浸染她纯白色的睡裙,当腹部疼痛攀上高峰,当那一刻眼泪与呐喊都已无声,一切归于平静,只剩下那昏黄的灯光下那个蜷缩成一团的女人,在她的右手上,鲜血浸染,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小肉团亦蜷缩在哪里,似是在无声的哭泣。

“吱~”木质的房门被推开,在没有雷声的片刻显得异常刺耳,女人艰难的抬起头看向房门处,在一闪而过的闪电下,她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她曾经最爱的那个男人,此刻的他一身酒气的站在房门口,眸子冷淡的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叶子,浑浊的眸子里带着不屑与厌恶。

女人愣了愣,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艰难的支起了身子,她颤巍巍的抬起双手,在那之中,一团被鲜血浸染的肉球在叶子的掌心微微晃动。

男人站在门口没有说话,只是皱了皱眉头,转身。“轰!”雷声落下,映出男人冷漠的背影和女人高高举起的绝望的双手,在门口,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穿着可爱的公主裙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男人从她身旁走过,看着女人瘫坐在床上,鲜血染红了她的洁白睡裙。

“轰!哗啦啦~”雷鸣、闪电、倾盆大雨,在这栋幽静的小房子里,有四个人,一个人冷漠转身,消失在旋转的楼梯尽头,一个站在房门口,目光呆滞,一个瘫坐在床上,满脸的绝望,一个被捧在手心,却再也张不开眼睛。

“轰!哗啦啦!”

“啾~啾啾~啾啾啾~”大雨倾刷过后的清晨连空气都是香甜的,还有鸟儿欢快的歌唱声,似乎所有的罪恶都在那一夜的大雨中被戏耍,只剩下美好与光明。

“砰!砰砰!”在这栋被阳光普照的房子里,传出一阵极有节奏的撞击声,闻声而且,只见在那宽大明亮的厨房里,女人身着白色的连衣裙,举着锋利菜刀,在案板上一下,一下的剁着那泛着粉嫩光芒的肉。

“妈妈杀了我,爸爸吃了我,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拣起我的骨头,埋在冰冷的石墓里。”夺好了肉,叶子轻声的哼着歌谣,嘴角微弯,搬来一口小锅,熟练的将肉放了进去,加上了各种调料,在灶上煮了起来,每多久,一股诱人的肉香就飘了出来,那个香味诱惑至极,让站在一边的小女孩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轻轻的盛起锅里的肉汤,女人将它端到了餐桌上,放在主位,然后转身,轻轻的哼着歌谣,坐在餐桌的另一角。

“咔嚓!”大门被打开,女人和孩子都没有回头,她们安静的坐在餐桌旁,带着一脸幸福的笑容盯着餐桌上的肉汤,这让推门进来的男子一愣,他迟疑了一下,抬脚走到了餐桌旁,坐在了主位上,在他的面前,还冒着热气的肉汤看起来美味可口,勾起了他肚子里的馋虫,没有说话,男子径直端起肉汤喝了起来,一口气喝了大半,温热的肉汤滚过他的身体,激起一层舒爽的薄汗。

“咔嚓!咔嚓!”在那肉汤里,有几块肉还带着细小的骨头,被男子咬碎,吐到了餐桌下,小女孩愣了愣,轻轻的从座椅上溜了下去,躲到餐桌下,捡起那碎掉的骨头,一路小跑着爬上了二楼。

利索的吃光了整碗肉汤,男子疑惑的看着对面女子脸上幸福的笑容,她似乎在哼唱着什么,轻快而又舒服,侧耳仔细一听,“妈妈杀了我,爸爸吃了我,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拣起我的骨头,埋在冰冷的石墓里。”男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的耳边似乎有响起了昨夜那疯狂的雷鸣与大雨,还有女人手中那团小小的、温热的血球。

“蹬蹬蹬~”还不等男子发难,小女孩又欢快的从楼上跑了下来,她的手中捧着一个石头做的小房子,房子上插着银色的十字架,而透过房子的小床,男子看见了刚刚被自己咬碎吐掉的骨头,耳边又是女人的清唱,一股倒胃的感觉从他的胃里开始翻涌,直到喉头。

“呕!”干呕了一声,男子猛地起身一把推到了小女孩,打碎了石房子,“嘭!哗啦啦!”碎石和小女孩一起倒在了地上,鲜血从小女孩的脑后换换流出,染红了那洁白的地板。“呕!”让男子忍不住又一阵反胃。紧握着拳头,双目猩红,忽的就伸手掐住了正在轻声哼唱的女子的脖子,将她狠狠的抵在墙上。

“妈妈~杀了~我,爸爸~吃了~我,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拣起~我的骨~头,埋~在~冰冷的~石墓里。”女人没有挣扎,依旧断断续续的唱着她的歌谣,男子一愣,惨白的脸开始变得狰狞。“砰!砰!砰砰!”她捏着女人的脖子,一下,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在冰凉的墙上,鲜血染红了墙,染红了女人洁白的连衣裙,刺目而又凄凉。

就在这时,厨房里又飘出了诱人的肉香,在男子的鼻尖下萦绕。“呕!”一声干呕,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他松开了女人的脖子,捂着自己的脖子拼命的想要吐出来,可是除了泪水与鼻涕,他什么也吐不出来,“啊!”忽的,他似乎被什么卡住了,捂着喉咙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蜷缩抽搐着,整个人显得狰狞而又疯狂。

“啾啾啾!”

“妈妈杀了我,爸爸吃了我,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拣起我的骨头,埋在冰冷的石墓里。”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