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歌者——妹妹背着洋娃娃

发布时间:2024-07-20 12:38:26 作者:孟子皿 来源:原创

文:孟子皿  语音:孟子皿  图:来源网络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 
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 
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从前我也有个家 
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 
有天爸爸喝醉了 
拣起了斧头走向妈妈 
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 
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 
妈妈的头啊滚到床底下 
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爸爸 妈妈 为什么呀 为什么呀 
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 
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 
然后啊爸爸举起斧头了 
剥开我的皮做成了娃娃

埋在树下陪妈妈”

三月末的午夜安静异常,会有微微的风吹起樱花树,瑟瑟的声音如同在哭泣的夜,叶子躺在温暖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再看看身旁空落落,老公还没有回来,微微的蜷缩了一下身子,叶子忽然觉得好冷。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 ”

忽的,稚嫩的歌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也惊起了叶子,她轻轻的从床上起了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了一个小缝,透过明亮的玻璃,叶子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下,一晃一晃,而那歌声也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再仔细一看,叶子发现,那不就是自己的女儿小哑吗?这么晚了,她怎么了还在院子里荡秋千。

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叶子转身打开房门就像楼下的院子里走去,开门,开灯、下楼梯,深夜里螺旋状的楼梯就像一个漩涡,叶子扶着栏杆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推开院子的槅门,叶子看见自己的小女儿小哑正一边张着嘴巴唱着歌谣,一边荡着秋千,叶子一愣,小哑明明是个哑巴,怎么可能会唱歌呢?想到这里,叶子满脸疑惑的向着小哑走了过去,走到跟前叶子才发现,原来是小哑怀里的娃娃在唱歌,小哑只是张着嘴巴,并没有发出声音。

停住了小哑的秋千,叶子拿起娃娃,关上了开关,她刚准备训斥小哑的时候忽的听见房门似乎响了,好像是她的老公徐生回来了,于是乎,叶子转身拿着娃娃就向客厅走去,刚进客厅,她就看见自己的老公一身酒气的走了进来,那白色的衬衣上还有鲜红的口红印。叶子看着老公眼睛微微的闪了闪,没有说话,她默默的将娃娃放到桌子上,转身走进了厨房。

厨房很整洁、很明亮,叶子站在橱柜前看着那把闪着寒光的菜刀,泪水砰然滴落,她拿起菜刀,看着刀面与灯光碰撞闪烁出的寒光,映出她瘦弱的小脸,转身走出了厨房,走进了客厅。

此刻,徐生正瘫倒在沙发上,用力的扯着衣领,他抬头,看着叶子拿着闪烁着寒光的菜刀站在他面前,双目含泪,两人相对无言。

“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 
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 
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从前我也有个家 
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 ”

忽的,放在桌子上的娃娃开始唱起了歌,在这死寂的客厅里,异常的刺耳。叶子转身,走向了放着娃娃的桌子,在桌子前她停下了脚步,沉默着看着娃娃,忽的,她猛地一转身,挥起菜刀就对着眼前的徐生砍了下去。徐生一惊,侧身躲开了。菜刀砍在了沙发上,叶子一时没有拉出来。

就在这时,徐生一脚踢开了叶子,拔起沙发上的菜刀就对着叶子砍了下去,一刀,一刀,刀刀渐血、刀刀见肉。

“有天爸爸喝醉了 
拣起了斧头走向妈妈 
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 
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 
妈妈的头啊滚到床底下 
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

不知道砍了多久,徐生终于砍累了,他瘫坐在地上,侧首,发现小哑正抱着洋娃娃站在他的身边,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他,徐生的嘴角一撇,满满的起身,带着满身的鲜血走到了小哑的面前,揉了揉小哑的小脑袋,伸手关上了娃娃的开关,然后用他那满是鲜血的左手牵起了小哑的手,用右手扯着叶子的长发,一步、一步向着院子里走了过去。

三月末的午夜还有些微凉,轻轻的风吹动繁花盛开的樱花树,小哑抱着洋娃娃坐在秋千上一晃一晃,看着满身鲜血的爸爸在一旁的秋千下挥动着锄头,一下,一下,挖着那柔软的土地,在那旁边,叶子面目全非的躺在那里,爆出的眼珠正紧紧的盯着小哑。

“爸爸 妈妈 为什么呀 为什么呀 
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 
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 
然后啊爸爸举起斧头了 
剥开我的皮做成了娃娃

埋在树下陪妈妈”

土坑终于挖好了,徐生把叶子推进了土坑,气喘吁吁的扶着铁楸杆站在一边,忽的,小哑怀中的娃娃又开始唱歌了,传进徐生的耳中,他回头看着小哑,抬脚就走了过来,他伸手,摸了摸小哑的脑袋,忽的就挥起手中的铁楸对着小哑拍了下去。

丢下铁楸,徐生随手将眼前的秋千高高档期,然后捏着小哑的长发和那个脑袋被排掉了的洋娃娃丢进了土坑,嘴角泛起一丝嗤笑,可是还不等他的笑容放大,一个硕大的秋千”嘭“的一声就砸中了徐生的头,将他砸进了土坑。

三月末的午夜安静的死寂,在那一片硕大的樱花树下,四个小秋千一晃一晃,就似有人正坐在上面晃荡一般,在这死寂的黑夜里显得异常诡异,忽的,在那一个深坑下,一个小小的身影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她的脑袋夺拉到一侧,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还连着脖子,它摆动着僵硬的手脚,一步、一步从深坑里爬了出来,爬上了那个最小的秋千,一晃一晃的荡着秋千唱着歌。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 
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 
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从前我也有个家 
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 
有天爸爸喝醉了 
拣起了斧头走向妈妈 
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 
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 
妈妈的头啊滚到床底下 
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爸爸 妈妈 为什么呀 为什么呀 
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 
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 
然后啊爸爸举起斧头了 
剥开我的皮做成了娃娃

埋在树下陪妈妈”

注:著作权归孟子皿讲鬼故事博客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博主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